父爱是一生的财富

□王世虎

那年夏天,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省城一所重点大学。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全家人都很高兴,父亲请了一大帮亲戚朋友来家里做客。饭桌上,长辈们纷纷夸我有出息,考上大学光宗耀祖。父亲和母亲的嘴笑得都未合拢过。

觥筹交错中,我却显得闷闷不乐,一想到上大学那昂贵的学费,我就烦心不已。父母都是农民,一家人所有的开支全靠那二亩三分地,况且,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妹妹。

谈笑间,一个本家叔叔给父亲支了个招。他说,现在国家出台了很多惠民政策,可以去民政局开张“贫困证明”减免学费。

母亲一听可以减免学费,高兴道:“这敢情好啊,咱下午就去办! ”父亲却只是淡淡一笑,没说答应,也没反对。

吃完饭,母亲便催促父亲去找村主任,因为申请“贫困证明”,先要由村委会开一张家庭收入证明。

直到晚上,父亲才红着脸回来。母亲问:“咋这么晚才回来?事情办得怎么样? ”

父亲把手中的信笺一扬:“主任得知孩子考上了大学,非留我喝两杯。 ”

第二日一大早,父亲便踏上了去民政局的路。一上午,我和母亲就坐在村口的大槐树下翘首盼望着。快晌午时,父亲终于回来了,母亲忙迎上去问。

父亲摇摇头,无奈地说:“办事的人今天不在。”听完父亲的话,我一脸失落。母亲笑道:“没事儿,咱明天再去。 ”

但第三天,父亲回来时依旧两手空空,说民政局的人去市里开会了。“他们的事咋这么多啊! ”我不免牢骚满腹。母亲忙宽慰我:“别急,咱求人办事,得耐着性子。 ”

可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父亲一连去民政局好多次,都没有开成“贫困证明”。不是办事员外出了,就是在开会,或者说村里开的证明不规范。

眼看着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我有些急了,难不成民政局的人故意为难父亲?我忽然想起在镇中学当老师的小姨,她见多识广,说不定可以帮上什么忙。听了我的来意,小姨惊讶道:“‘贫困证明’早开好了啊,还是我陪你爸一起去的民政局呢。 ”我愣住了,这怎么可能呢?

回到家,躺在床上,想起小姨的话,我怎么也睡不着。证明早就开好了,可父亲为何要骗我呢?我决定翌日早上起床后认真问父亲。

半夜,我去上厕所。经过父母房间时隐隐听见里面传来谈话声。这么晚了他们怎么还没睡?我好奇地把耳朵贴到窗户上。

母亲:“哎,问你个事,你得说实话? ”

父亲:“啥? ”

母亲:“我今天遇见村主任,他说‘贫困证明’早开好了,你为啥要骗我们娘儿俩?”

父亲:“我本来就没想过要申请那玩意儿,都是你在那里瞎咋呼! ”

母亲:“为什么?可以减免学费呢? ”

父亲:“你脑子生锈了啊,那能减多少?咱还年轻,钱可以挣,大不了苦点累点。你不知道,现在的大学生都喜欢攀比,我不想孩子因为自己的‘卑微身份’而有心理负担,在学校里被人看不起,让人笑话……”

听完父亲的话,我的鼻头顿时一酸。原来,父亲隐瞒这一切,只是想让我在学校里生活得更有尊严。

去大学报到那天,父亲塞给我6000元钱,笑着说:“儿子,到学校后好好学习,钱的事你别操心。 ”而后又羞愧道,“‘贫困证明’的事,爸没办好,你别放心上啊! ”

火车启动的刹那,我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扭过头,父亲还站在原地向我挥手,我的心里忽然暖暖的,是啊,虽然没有“贫困证明”,但父亲却以自己的勤劳、朴实、善良和实际行动让我明白:其实,我并不贫困,我的手里,正握着一笔巨大的“人生财富”,这就是父亲那无私的爱和鼓励啊!这笔财富,取之不尽,源源不断,并将伴随我的一生。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