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美的五月

□祝宝玉

五月,立夏以后,当季的菜蔬更加丰富了。

青菜、卷心菜、莴笋、黄瓜、蚕豆、番茄……可供选择的品类很多,不必再像冬天时一次购买太多,有空闲的话,每日去一次菜市,把最新鲜的装进菜篮,把最合味的端上餐桌。“鱼吃跳,鸡吃叫,蔬吃俏”,这里的“俏”大意是长相俊美,像小姑娘,这样的比喻最适合青菜不过了。刚从菜园里提出的小青菜,水灵灵的,透着一股鲜气,又清新又可爱,典型的小家碧玉。

黄瓜也是一身绿,老少咸宜,所爱者甚众。拍根黄瓜,杂以皮蛋、花生米,盐少许,再滴上几滴香油,就是一道家常凉菜了。爷爷在世时,爱喝一盅,碰到没菜下酒的时候,就到菜园里摘一根黄瓜,洗了,就酒。一口嘎嘣脆,一口吱吸溜,听上去就很美。黄瓜老了没关系,用盐腌了,等到秋日,是最简洁的佐饭小菜。“且将蚕豆伴青梅”,这个时节,蚕豆与青梅同时渐渐成熟。我想,一边饮青梅煮的酒,一边吃蚕豆做的菜,定是一件绝妙的事。蚕豆很普通,可炒,可煮,可炖,可炸,可蒸,因人口味而异。刚上市的新蚕豆好吃,“落而为箕”的老蚕豆也韵味犹存。汪曾祺写道,老蚕豆仍可做菜。老蚕豆浸水生芽,江南人谓之为“发芽豆”,加盐及香料煮熟,是下酒菜。又说,老蚕豆可炒食。一种是水泡后炒的,叫“酥蚕豆”。一种是以干蚕豆入锅炒的,极硬,北京叫“铁蚕豆”。这些都是很民间的做法,极普通,有心之人可以试试。

番茄和西红柿指的是同一样东西,我们老家就喊它“番茄”,是学名,而“西红柿”是它的别名。农人们开辟菜园时,总爱把黄瓜和番茄比邻而种,待成熟时,一红一绿,相得益彰。这大概就是朴素的菜园美学吧。番茄生吃是最佳的,又当蔬菜又当水果。倘把它切成块,再撒些白糖在上面,更美,它渍出来的番茄糖水则是每个孩子的最爱。

我们这里不产茭白,一次去苏州,在一家酒楼里吃到过。朋友告诉我,在江浙一带人们还喜欢把茭白进行酱泡腌制,凉拌、下汤,清新淡雅,水乡风味十足。另一道名肴是茭白虾仁,色香味兼具,吃罢,口齿留香。

大美食家李渔在《闲情偶记》中说:“论蔬食之美者,曰清,曰洁,曰芳馥,曰松脆而已矣。不知其至美所在,能居肉食之上者,只在一字之鲜。 ”五月的这些时蔬都占了这个“鲜”,直达最世俗的生活现场,所以和老百姓最亲切。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