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牛韩村的传说

我们的祖先很早就习惯于聚族居住,逐渐形成村落。人有人名,村有村名,村落形成之后也要取一个名称,有的以姓氏立村,有的以历史遗迹和史事、名人立村,有的以赞誉和颂扬之意立村,有的以希冀或期待命名,不一而足。以历史遗迹和史事命名的,其村名大多都有段可查的史事与传说记述,而且这样的村庄在我们乐陵这片古老而又神圣的土地上不胜枚举。大牛韩村就是一个以传说记述命名的村子。

明朝“燕王扫北”之后,这个村只剩下几户人家,后来,永乐皇帝朱棣在全国实行移民政策,从山西洪洞县和河南开封往山东、河北一带移民,这个村就发展到了近30户人家。这里土质肥沃,村南面靠近马颊河,地气湿润,是块地肥水美的良田地。村民们勤于耕种,几年后,开垦出近百亩土地。庄稼一茬茬种,粮食一囤囤满,村民们过起了惬意的日子。为了家族人丁兴旺,大家在村东头建起了一座寺庙,庙里供奉着一尊大佛。逢年过节,人们络绎不绝地来此烧香叩拜,祈求保佑全村人寿年丰,无灾无难,可谓香火鼎盛。村里韩姓居多,人们就以大佛为吉利,给小村起个村名,叫“大佛韩”。

寺庙南边是一片洼地,村民们修房盖屋都到这片洼地来取土,经过长年累月,洼地逐渐被挖成了一个大湾,湾里的水长年不干,尤其是每年到了雨季,水波荡漾,清风习习,成为人们游泳戏水的理想去处。

一天夜里,一个人发现村东头大湾里有亮光,似乎还有戏水的动静。第二天,村里便传开了东头大湾闹鬼的事儿,这事传到一位叫韩大胆的耳朵去了。韩大胆是村上有名的天不怕、地不怕。这天,他要去看个究竟。到了晚上,他拿着一杆钢叉,来到湾边上,蹲在那儿一袋袋地抽着旱烟,目不转睛地瞅着水面。到了下半夜,水面上突然闪出一道金光,他立刻起身,跑到跟前儿定晴一看,只见水里那东西头上有两只角,是个金牛,探出半截身露出水面耍了两下又沉到水里去了。他看了个满眼,也没敢动手。第二天,韩大胆把夜里看见金牛的事嚷遍全村,逢人就讲,见人就说。正说着,韩老六来了,说:“我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和你说的这事一样,我也是看见一头金牛,那金牛还会说话,它说‘我不愿意闷在水里啦,我要出来到陆地上,可是我身子太重了,水龙王说只有一家子10个亲生兄弟才能把我抬出来’。”村民们听韩老六说能把金牛抬出来,都说如果真能抬出金牛来,咱村那可是发大财了,一辈子不种地,天天吃香喝辣也吃不完。于是人们异口同声地说:“干!把金牛抬出来。 ”可大伙又一想,那10个亲生兄弟去哪儿找呢?人们冥思苦想,背上干粮口袋,走村串巷寻觅10个亲生兄弟。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人在窑张家村问着一个有9个儿子和1个女儿的户,几个人一合计,女婿也是半个儿啊,就算是10个亲兄弟吧。这天,他们把那10个“亲兄弟”请到村里来,大摆酒席,酒足饭饱之后,晚上都在湾边上严阵以待,等着发横财。到了下半夜,金牛果然露出了水面,说时迟,那时快,霎时间十兄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入水中,抱腿的、抓角的、拽尾巴的、抓肚皮的、扛屁股的,都使出了吃奶的劲来,勉勉强强把金牛托出水面来,最后快要上岸了,谁知女婿手一滑,吃不住劲了。眼看金牛快到手了却要坏了事,其中一个兄弟着急地叫了一声,“姐夫,猛加把劲啊。”话音刚落,那金牛扑咚一下子又沉到水底,再也找不到了。他们10个人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回了家。

后来,这几个人都落了个腰酸背疼的毛病。从那时起,大湾的金光再也不闪了。“大佛韩”的村民们为了纪念所谓的金牛,就把村名改成了“大牛韩”。

□王洪轩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