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再大也惦记

女儿很小的时候,我常逗她。她刚出生不久,我常趁人不注意,用筷子头蘸一点醋或盐末,往她的小嘴里放,刹那间,就会看到小家伙呲牙咧嘴、手舞足蹈的样子。她大一些时候,常常把她逗烦逗哭,结果是我常常被她们母女一起修理。我和女儿常被人笑话:这爷俩,爹不像爹,闺女不像闺女。

其实,我原本不是这样“贱”的,只因为我这一辈弟兄五个,没姐妹。爹整天黑着脸,拒子千里之外。从那时起,我决心以后有了孩子,决不当这样让孩子压抑的爹,要和孩子做朋友。

她小的时候,我喜欢在晚上喝牛奶。一次,我让她帮我拿一袋奶,她不乐意,她妈让她拿,她没办法只得去拿。一会儿工夫,她一脸坏笑地拿着一袋奶,一个杯子送给我后就立马闪人了。我就把奶倒往杯子里,只见一股比针尖还细的奶棍直直冲进杯子,一袋奶倒完,花了我五分多钟。我坐在床上哈哈大笑的样子,成了她们娘俩观赏的风景。

女儿大了,到长沙上大学,每天和她打电话成了我重要的事情。

一次,她打电话,说电话费没有了,给我充点吧。我说,不是每个月都给你钱吗?自己解决!我们每月给她的生活费先是1000元,后来涨到1200元、1500元。要知道,这钱纯是她的零花钱。她买衣服等大项开支,仍然是我和她娘买单。她在电话里甜甜地跟我撒娇,一个劲地夸我好。没办法,我乖乖地给她充了100元。我发短信给她:“你真是坑爹啊!”女儿回复:“坑的就是你!”一次打电话找女儿,可一整天电话无人接,脑子里顿时浮现出种种不安全的画面。就直接给我的一个战友打电话,战友派人去女儿的宿舍,她正埋头睡懒觉,她很吃惊,埋怨我小题大做。

女儿渐渐大了,我知道她终久会像一只长大的燕子,飞出我们的小家,心头的烦乱和担忧越来越明显。前些天参加一个战友儿子的婚礼,之前,我基本上没注意过婚礼中的新郎新娘,可那一天,聚光灯下,新娘挽着她的父亲缓缓走向舞台中央时,我的眼泪却再也止不住了。后来她听说了这事,一撇嘴,说“真酸”!

女儿毕业了,工作了,年龄也到了二十五六岁,这些天满脑子都是给她找对象。我找了要好的朋友、战友,发送她的资料,担心被“剩下”。女儿长得像南方女孩,个子不高,白白静静,很有气质。女儿曾说,不结婚了,一个人过。我和她妈又苦口婆心地劝说了好久。

哎,不知道还要惦记她多久。

□武华民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