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 表


  小时候我最喜欢躺在爷爷的怀里,把爷爷的怀表放在手里把玩,光溜溜的表盘上还存留着爷爷的体温,把表贴在耳间,“滴答滴答”,听着听着,我便进入梦乡。
  从记事起,爷爷的怀表总是揣在怀间。表链坏了无法再修,爷爷就用细麻绳系在表盘上。爷爷是个老木匠,每到农闲,他就在院子里做桌子、椅子等家具,拉到集市卖掉补贴家用。爷爷做活时,我总是在身边玩耍,徜徉在雪白的木花里,趣味无穷。每到中午,我就会问爷爷:“几点了,回家吃饭吧?”爷爷抬头看了眼太阳说:“现在也就刚过11点。”我不相信,让爷爷拿出怀表,一看果然11点零几分。每次爷爷都能根据太阳位置,判断出时间的大概。爷爷很少拿出怀表看看时间,倒是闲着的时候,会掏出怀表,反复用手指抚摸着表盘。
  奶奶去世早,那时父亲15岁,老姑才2岁,爷爷用自己的手艺养活着7个儿女。爷爷一直也没有再找老伴,他时常从怀中掏出那块已经磨得发白的怀表,述说着关于奶奶的往事,那时爷爷眼里神采奕奕,似乎又回到年轻时代,他又掏出怀表,反复端详,周围静静的,只听见“滴答滴答”时光流走的声音。
  2000年,接到爷爷病危的噩耗,我连夜赶回家中,还是没有看到爷爷最后一眼。父亲把一个布包塞到我手中:“你爷爷留给你的。”我打开一看,是爷爷最珍爱的那块怀表。父亲说:“你爷爷说,大孙子想我的时候,就看看怀表……”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爷爷最疼爱我。那天晚饭后,我拿出怀表反复端详,父亲说:“这块怀表本来是爷爷送给奶奶的。 ”当时爷爷家里穷,奶奶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嫁给了爷爷。爷爷苦干了一年,用攒下的钱给奶奶买了这块怀表。
  我把怀表珍藏起来,珍藏的不仅是岁月的痕迹,更是浓于水的血脉亲情。
□吕清明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