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金河:无名烈士的守墓人

□胥爱珍 陈志博

10月26日,在央视《魅力中国城》乐陵与密山对决的录播现场, 76岁的退休教师万金河,向在场观众展示出34个锈迹斑斑的弹头和弹片,这是从一名烈士遗骸中发现的。而这名烈士,正是“铁营洼突围战”中牺牲的无名烈士中的一个。

1943年,万金河所在的南营村还属于铁营镇铁营村,也是八路军渤海军区第三军分区的机关所在地。

那年的农历除夕,铁营洼突围战打响了。日军和日伪军万余兵力,动用200余辆汽车,对乐陵铁营大洼进行大规模扫荡,我方战士、群众400多人与敌展开迂回作战。最终只有十几人突出重围,大部分壮烈牺牲,年纪最小的仅有15岁。

牺牲的人中,职位最高的是三军分区副司令员李永安。当手枪班的战士劝他寻机突围时,李永安严肃地说:“我们是来检查工作的,今天也正是对我们自己的一次检查。我是副司令员,怎能舍下大家自己突围?那是逃跑!”

牺牲的还有阳信县县长武大风、三军分区直属五小队队长李清寿。李清寿是土生土长的铁营洼人,他从小嫉恶如仇,作战勇猛,惯使双枪,人送外号“神枪手”。在铁营洼战斗中,面对几十倍于我的强敌,李清寿和他的战友们浴血拼杀,誓死效国。战斗从拂晓一直打到天黑,持续了十四五个小时。最后,李清寿退守到一个废弃的砖窑里面。敌人越逼越近,李清寿珍惜着每一粒子弹,不打空枪,在他周围横七竖八地躺着敌人的尸体。日寇通过翻译向李清寿喊话,许诺只要投降就给予他高官厚禄,而回答日寇的只有愤怒的枪声。最后,李清寿打得只剩下了一颗子弹,他把枪口对准自己,扣动了扳机。

他们三位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与敌人进行殊死搏斗的最后一刻,是用手枪当中仅剩的一颗子弹饮弹自尽,表达了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同时也表达出一种宁死不当俘虏的精神。

当时在铁营洼突围战中牺牲的战士,有名有姓的都被搬回自己家乡埋了,无名无姓的就被当地群众就地埋葬。

从五六岁开始,万金河就经常听村里的人讲起当年的战斗以及埋葬在村子附近的无名烈士。后来,万金河上一年级了,每逢清明节,他都会跟着老师来为无名烈士们扫墓。

十多年后,万金河成为了一名教师,每逢清明节,他也会带领自己的学生来为无名烈士们扫墓。 1970年,万金河成为了铁营联中的校长,上一任校长在交接时多次嘱咐他:一定要看好那几处无名烈士墓。

也正是从这一天起,万金河每周都会扛着锨,到无名烈士墓前转一转,除除草,添添土。万金河的老伴儿刘桂珍坐在门口,尽管身患重症,但每次万金河扛着锨出门,只要手里没活,她都会跟着去。万金河心疼,刘桂珍却说:“没事,他们都是20来岁的孩子,不去看看,我不放心。”从家里到无名烈士墓前,需要走两里多路, 46年万金河走了数千次。

2015年6月,乐陵市相关部门将散葬在铁营镇东营村的6名无名烈士遗骸迁葬到烈士陵园。在整理遗骸时发现,每个烈士身上都有许多弹头和弹片,其中最多的一位烈士身上竟有34个。

虽然乐陵市民政局已经接过了万金河守护烈士的接力棒,但他仍然挂念着那些无名烈士,“那么年轻就牺牲了,本来都有自己的名字,如今却成了无名烈士,想想就让人心疼。”

如今,每年的春节、清明节和农历十月初一,他还会带着家人去陵园看看,为无名烈士送上鲜花,深深地鞠上一躬,并嘱咐孩子们:“没有人家,哪来咱们的幸福生活……”这句话,正是他守护无名烈士墓46年的心理支撑。

在《魅力中国城》竞演录播现场,万金河与在场观众分享了自己46年义务守护烈士遗骸的故事,赢得全场掌声雷动、人们热泪盈眶。现场评委动情说道:“老人的故事,不仅让我们重温了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更坚定了我们将这段历史传承下去的责任与信念。”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