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初冬

□任国有

时光的流水漫过深秋,潺潺地流淌在初冬的季节里。我铺开素雅的纸笺,心情怡然地抒写着对初冬的喜爱和崇尚。

初冬的天空,苍茫而又高远,淡蓝篮的,纯净净的,静美得宛如浅蓝色的青海湖。仰望苍穹,顿觉视野豁朗,倍感胸襟畅阔,杂念私欲顷刻间荡然无存。

初冬的太阳,没有春的柔情,没有夏的炽热,没有秋的冷清,但她却有冬韵味。她像一位慈爱的妈妈,怜爱着劳累的儿女,悄悄躲在山的一边,生怕惊扰着他们的美梦;她又怕耽搁儿女的休息,早早拉下了夜帷幕。

隆冬的风太凛冽,太野蛮,太无情。而初冬的风则不然,它不冷不热,不刚不柔,不干不湿,一切都刚刚好。初冬的风惬意了岁月,清醒了人们的头脑,吹走了我浮躁不安的心云,沉淀下来了一份节令的美好。

初冬的山,不用绿草装饰,也不用鲜花点缀,轮廓清清晰晰,棱角分分明明。它嶙峋高耸,凸显出山的骨感,宛如父辈的脊梁,透视出关东大汉的傲气与巍然。

初冬的河水,不再浑浊,也不再嚣张,经过了岁月的沉淀,变得那样沉静平和,那样温文尔雅。清清的溪水,它没有一点污垢,清澈爽目,悄悄地荡涤着我的心。

初冬的树木,叶子早已飘走,显出了它的本然。那树木像一位位傲然倜傥的男士,无需化妆,无需烘托,它那挺拔的身躯就是一幅画,那坚毅的傲姿就是一阙词,那伟岸的气质就是一首歌。

初冬的原野,空旷辽阔,那是塞北特有的景致,这一点不知让江南逊色了多少倍。淡黄色的玉米茬和稻谷茬连在一起,像是巧妇织成的花纹缎锦;羊群缓缓移动在山坡上,像洁白飘动的云朵;黑白花奶牛和草原红牛散在原野上,温馨地舔舐着草尖上的阳光;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地跑来,蹦蹦跳跳地寻觅着遗落的稻谷;一对情侣骑着牧马驰骋而来,铿锵的足音更增添了关东的情调。

爱上初冬,崇尚初冬,我屏住那颗兴奋的心,恋恋不舍地合上了纸笺。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