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林枝头的诗意乐陵——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暨撤县建市30周年大型诗歌采风活动优秀作品选登(下)


  

老槐树

□大解
一棵老槐树将要被移走,
消息传来,槐树愁坏了,
一天之内,绿叶突然变黄。
已经六百年了,老了,
它不想走,也无处可去。
此处即是故乡,也是墓地。
强行被扭送,毋宁死。
它不能不愁。它愁死了,昏过去了。
它猝死于
一次谋杀,死于强盗。
这惊人的一幕让加害者,
傻眼了,畏惧了,
缩回了他们的刽子手。
就这样,
一棵老槐树,用死
护住了自己,
免于连根拔起,移送他乡。
后来它又活了,一直活到今天,
一直站在文庙前,枝繁叶茂,
只是更老了。老了也不躺下。
站着睡觉,站着发呆。
站着,活着,
看过眼云烟,世人匆匆,
也警惕伐木者再次来临。
(大解 著名诗人、河北省作家协会副
主席、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叠罗汉
□桑恒昌
茫苍苍的枣林
演绎叠罗汉的大戏
千虬百结的树干
至丑至美的翻版
是钟馗的威猛
是济公的善缘
每一寸
钢铁之木
都能磨砺出
腰斩邪恶的刀剑
翠枝舞动婆娑
找到最佳的契机
诗意的蜜居
甜美的孕育
千百年来了
千百年去
常变常新的枝头
都是观音
伸出的手臂
净水瓶
高高举起
每一颗红枣
都是
心生暗香的种籽
(桑恒昌 著名诗人,《黄河诗报》原
社长兼主编,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

乐陵红
□尤克利
那是大地的靴子,在秋天
踏着踏实的红云
落地了
落地了,勤苦人的汗水
情人眼中的西施
蘸着红糖的星星
争相吮吸秋天气息的乐陵小枣
众口一词
将黄河以北的这片区域
染成别样的颜色
染成了母亲最爱的颜色
染成了喜庆、欢愉
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聚集到这里
披一身乐陵红,来来去去
乐享俗世的好处
(尤克利 山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
中国十大农民诗人之一)

有文化的乐陵人说
□王夫刚
有文化的乐陵人说
禹浚九河,乐陵有其三
当然,没说此九河非彼九河
彼九河厘定九州,乐陵这地
太小了,不需要那么大的雄心壮志
激励后裔
有文化的乐陵人说
乐陵的读音,对于外地人
是个考验
但《辞海》不应该
犯下削足适履的错误
有文化的乐陵人说起东方朔
说起祢衡,说起吕颐浩
说起文人董养性和武将宋哲元
就像说起邻居们活在从前
有文化的乐陵人说
如果鲁迅先生做客乐陵
也许不会再写“一株是枣树,
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种句子了
那样,文章会写得很长很长
有文化的乐陵人说
乐陵无核小枣
移他处则生核——不是传说
是传奇,然后从山海经
到乐陵县志,一路挖掘证据
有文化的乐陵人说
龙干虬枝
植物的史记——数得清的
叫做枣树,数不清的叫做
乐陵金丝小枣;
有文化的乐陵人还说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欢迎你们
再来乐陵采风
带着眼睛、嘴唇和赞美的诗篇
(王夫刚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日照市作
家协会副主席。)

乐陵小枣
□邢庆杰
提起乐陵
都会想起小枣
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珍馐
和乐陵同气连枝
无法分离
小枣有五百多个同宗兄弟
却不事张扬
总在所有的树果挂满枝头后
才探出小小的叶芽
小枣的花期很晚
不与百花争艳
连她的果实也很低调
总在叶子的背后
向世间张望
小枣在众声喧哗中
喜欢保持沉默
她将最好的自己藏起来
到真正成熟的时节
才打开那缕缕金丝
昭示千年难解的秘密
小枣枝桠低矮
却铁骨铮铮
任你寒霜雨雪,风打日晒
绝不折腰
绝不改变生命的走向
每年农历的七月
是小枣露脸的季节
红彤彤的小脸挤满枝头
不争不吵,默默地
在天地之间妖娆
就是这千年的小枣
一代一代
走遍千山万水
成为中国乐陵的坐标
(邢庆杰 中国作协会员,山东省作
协全委委员,德州市作协主席。)

铁打的树干流水的枣
□轩辕轼轲
乐陵百枣园的枣树
有的已经上千年
从古代它们
就在这儿
安营扎寨
把青涩的小枣
训练成鲜红的果实
然后开赴进
唐宋元明清人的牙关
我们来时
这些新兵蛋子
正在烈日下嬉闹
其中有一枚
像浓荫
溅出的水珠
跳进我胃里
(轩辕轼轲 中国作协会员,临沂
大学文学院特聘教授。)

绿枣树
□也果
七月见到的还是绿枣树
绿得缓慢,绿得那么久了
还没有更改
满眼的枣都是绿的
不是命名的模样
摘下来的枣子
一律不甜
等到八月
枣子红了就好了
到了冬天,黑的树
顶着满头的雪
也很好看
百枣园里的绿枣树
饮了一夜的雨水
绿得重了
落下来
一下下打着
不明来历的访客
(也果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
作家协会散文创作委员会委员,临沂市
作家协会散文创作委员会主任。)

一棵枣树
□苑希磊
老房子里什么都没了
除了一棵枣树无法移动的根须
我们搬到别处二十年
它的枝干时常伸到梦里来
梦里的我啊,还是调皮
从枝干上摘枣子
虽然梦里不知啥滋味,但心里甜
故土的植物都是有灵性的
想你时,它不动声色
只有秋风
才会拆穿它的心思
一树火红的枣子
都因思念而红得锃亮,饱满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
谁又采摘过它
为你而熟透的琼浆
后来,房子因年久失修倒在了时光中
老房子,就成了一个概念
我的童年也成了
概念里不可还原的部分
如今母亲头发花白,也会提起
我们在老房子里的一些往事
讲着讲着
就陷入长久的沉默
在万亩枣园,我见到太多枣树
可没有一株
像故乡院子里的那棵酸枣树
像它那样
二十年了,还伸到我的梦里
接我回家
(苑希磊 诗人。)

枣乡四韵
□张栋
晓来闲步到林南
白露湿头霜叶簪
撷取丹丸作早点
小诗吟出透芳甘
风调雨顺果枝繁
片片红云望里看
如此丹青谁不爱
农家商客慢挥竿
老枝嫁接品牌尊
泻玉流丹果万盆
喜看机车熙攘至
签单超市赴京门
芳川小枣射云红
产品加工起大风
一点鼠标销海外
奚囊不似果农丰
(张栋 中国作协会员,德州市作协
副主席。)

枣园记
□吴永强
要回到童年,枣树带着秋天赶来
那片树林住进我的梦里
一个爬树的孩子
一个野草葳蕤的下午
枣树不断增多,树龄不断延伸
故乡不断移植,从鲁南抵达鲁北
从持续攀岩的山区降落到心最平坦的平川
在乐陵,枣树连着枣树,童年连着童年
从未如此奢侈,数不清的枣树
是我数不清的童年
在树林里奔跑,从未停止,从未抵达尽头
在丰收里奔跑
红色的小枣是我最终抵达的颜色
藏在绿叶里的新娘
和我的心如出一辙
十几年前,一个女孩穿越枣林来到我面前
后来她回去了,成了小枣中的一颗
我找遍整个枣园
只找到了梦中的一个背影
匍匐在平原上的枣树
弯曲的纹理挣脱空气
挣脱土地和天空的束缚
枣树是我吗
看那皱纹,看树干辉煌的苍老
并未苍老
皱纹之上,是新的皱纹
皱纹涅槃,是新的枝桠、绿叶
古老文化生出了新的孩子
我生出了新的我
从乐陵走向大海,带着一斤小枣,一斤空气
一斤我的心,一斤枣树氤氲的命运
一斤文化的纹理,一斤树回归泥土的勇气
回到童年。枣园里正在举办盛大的仪式
所有的丰收和喜悦,都是大地的一场欢歌
那些红色的珍珠,小巧清脆
在修建庞大的身躯
(吴永强 诗人、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四
届学员。)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