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皮上的父爱

早上下楼,碰到邻居送孩子上学。我问小朋友:“上几年级啦? ”他骄傲地昂起头回答说:“一年级,今天开学。”然后坐上妈妈的电动车向我挥挥手:“爷爷再见! ”望着小朋友渐去的背影,我的思绪不由得回到40多年前。

1971年,我也像这孩子一般的年纪,该上学了。那时候,在偏僻的农村,新学期开学,不定哪天才能来新课本,得先借旧书上课。好在三姐只比我高一年级,她用过的教材我正好能接着用。

可书是用过的,会有些破损。开学头一天,父亲从大伯家要来两张包点心的牛皮纸,放在炕席底下压了半天,那有些褶皱的牛皮纸变得平平展展。

晚饭后,只见父亲把书和牛皮纸放在躺柜上,左比右量,我好奇地问他做什么,父亲说给我包书皮。我又问为什么要包书皮,一向严厉的父亲突然变得和蔼起来,微笑着对我说:“这书就是知识的宝库,得好好地爱护呀! ”见我似懂非懂的,父亲又接着说:“从明天开始,咱就是小学生了,要想多拿奖状,全靠这书本呢。 ”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拿过剪刀,三裁两裁,三折两折,就把书给包好了。

嘿,如果不翻开来看,简直就是两本新书!我高高兴兴地把书和铅笔盒装进了书包。

开学那天一早,母亲早早地把我叫醒,催我洗手洗脸,破天荒地让我换了身新衣服,给我煮了一个鸡蛋。吃过饭,父亲拉着我的手,亲自把我送进了教室。

大约过了一个礼拜,新书发下来了。一本《语文》,一本《算术》,幽幽地散发着墨香。回到家,我兴奋地把新书拿出来,向父亲嚷嚷道:“爹,发新书啦,给我包书皮!”说着,便要拆旧书上的皮。

父亲见状把我拦住,笑呵呵地说:“这新书更得好好爱护,哪能用旧书皮呢? ”可说完,父亲脸上的笑容却慢慢收敛了起来……家里连个像样的纸片都难找,上次包书皮的纸还是从大伯家要的,这次又用什么来包呢?那时候不像现在,包书皮的材料唾手可得。

父亲里摸外转,突然眼光停留在了墙上挂着的那幅画上。已记不得那是张什么电影的海报,不久前父亲到天津出差时买回来的。见父亲打上了这幅画的主意,母亲有点舍不得,说这画还没挂两天呢。可父亲还是毫不犹豫地揭了下来。父亲说,什么都没有娃的书重要!

父亲把画放在桌子上,从中间对折、剪开。接着拿过半张,再对折找出中线,把新书放上,用铅笔做好记号后拿开,用剪刀把纸剪出两个梯形的缺口。再次将新书放到中线上,沿着书本的边沿折好,又把每个书角叠出一个小三角来加固,将书的扉页包进里面。最后,把多余的部分剪去,一个崭新的书皮就把新书包好了。

父亲做这一切的时候,显得是那样小心翼翼。两个书皮包好以后,父亲点起支烟,深深吸上几口,然后捻灭烟屁股,拿来砚台毛笔,用蝇头小楷在书皮上分别写上《语文》《算术》和我的名字。

完成这一切后,父亲像完成了一项重大工程一样,舒一口长气,指派我把两本新书在柜子上摞整齐,上面隔一本旧书,再放上一块砖头。嘱咐我不要动它们,说得压一宿,这样书皮的边沿棱角才能紧致、服帖。

一直到小学毕业,都是父亲给我包书皮。而每一次包书皮,父亲从不马虎、从不懈怠。因为在他看来,书皮里包着的,不仅仅是新书,更是对儿子的殷殷期望;而我长大后,特别是也做了父亲,才真正理解到,这书皮里包着的何止是新书,更是一份浓浓的父爱!

□刘明礼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