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陵新闻网

人在故乡不慌张

编辑:崔光宇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8-02-01 09:02 [打印] [ ] 论坛

    故乡的味道是一缸陈年的老酒,满溢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舒适和温暖。
    一个人无论是住在哪里,总不如住在自己的故乡,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也找不到故乡那种根植在地的安全感。
    当你自由自在地走在故乡长长短短的村路上,天是你的,树是你的,房舍和土地都是你的。活在沾满草屑和泥巴味儿的乳名里,四平八稳地踏实着,又怎么会慌张得起来。
    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故乡的人是幸福的,没有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感,没有寄人篱下的自卑感,可以不必为了春运时的一票难求而涕泪横流,也不会因为思念父母亲人而彻夜不寐。“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从来没有离开过故乡的人永远读不懂李白的乡愁,也不会对着北归的雁阵仰天长叹。远离了故乡的人,漂泊的时间越久,月光下的影子就会被自己的思念拉得越长。
    我的故乡在北方,年末岁尾常常会下一尺来厚的大雪,父亲带着我们把干净的白雪挖到大铁锅里,母亲在灶下点燃通红的高粱秆火,炙热的铁锅慢慢征服冷硬的雪,热气蒸腾弥漫一屋子最原始的柔情。
    我偷偷跑到院子里玩雪的时候,就会看见清澈而湛蓝的天空,母亲烧出来的那一缕炊烟正悠悠地飘散在那里。
    诗意烟熏的糯香在干净的空气里拥挤着,分明是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柴草的味道。
    下大雪的日子,我们和父亲都可以不去上课,他温和地教我们功课,或者把我们的毛线帽子戴在头上给我们跳舞逗乐,我们和母亲经常一起前仰后合地笑倒在灶前的柴火堆里。
    大雪来了,年也就近了。父亲快乐地收拾出他的笔墨砚台,开始给左邻右舍写喜气洋洋的对联。
    一个村子就是一个幸福的大家庭,一副副鲜红的对联如鲜艳的花朵,盛放在乡亲们的眼里心里,整个村子的气氛亲切而热烈,浓得化不开的亲情悄悄蔓延扯疼了一颗颗远归的游子心。
    年来了,绵长的思念牵着在外游子的脚步急急踏入故乡的热土,踩着实实在在回家的路,裹一身烟熏的糯香情,在三三两两的鞭炮声里融进这无限温暖的怀抱中,踏踏实实地找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那份从容和轻松。
    故乡很小,小的可以装进每个人的心里。故乡又很大,大到可以装下整个世界。
    所以,人在故乡不慌张。□崔向珍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