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陵新闻网

岁月和歌声

编辑:崔光宇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8-02-01 09:01 [打印] [ ] 论坛
    前段时间,微信圈被这样一段话霸屏:“这些老歌如果你会唱,说明你老了。”点开一听,像“我家住在黄土高坡,我抬头,向青天……”那些熟悉的旋律萦绕在耳边。
    说来好笑,我不会唱歌,却喜欢听歌,几度痴迷,几度沉醉。回首往昔,那些听过的歌,信口拈来无不铭刻着那个时代的印痕。
    芸芸歌手中,我独对声音沙哑的、带有沧桑感的歌手情有独钟。就像杨坤、刀郎、汪峰,这都是我崇拜的偶像。曾把杨坤和汪峰专辑听了个遍,还专门查阅过相关资料,得知杨坤、汪峰演唱的歌很多是自己作词作曲的,每首歌要么是自己的经历,要么是自己的故事。
    于是,听歌已不仅仅是听歌了。
    比如百听不厌的一首《那一天》在循环往复了多遍后,我查阅了他写这首歌的背景资料,才得知,这是写给初恋的歌,从中体味到他成名前历尽的种种艰辛。“整整一年多,杨坤没有一次演出的机会,千辛万苦写出的歌寄到唱盘公司也被原封不动地退回来。事业上的不如意,经济上的拮据,让他们变得特别敏感。 ”夜深了,杨坤无处可去,好歹一个朋友愿意收留他。那是一个很热的夏天,朋友家就一个黑白电视,汗流浃背的他们躺在一张不足一米的单人床上,每天的娱乐是看世界杯足球赛。
    这些描述让我们分明看到一个人成功的背后,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光鲜表面的背后,是他们那些常人不能忍受的付出和牺牲。我曾引用这首歌的部分歌词写给我2013级毕业学生,告诉他们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要成功就要自己争取、努力和付出。
    汪峰的歌,我最喜欢的是《存在》,这首歌给我带来对人生的思考,很有哲学意味。“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或是勇敢前行挣脱牢笼?我该如何存在?”发自肺腑的叩问,留给我久远的思考:我该如存在?为此,我还写过一篇反思《我该如何存在》被发表在《乐陵市报》。
    和每首歌邂逅,就像偶遇某人是讲究缘分的。一旦喜欢上,就再也忘不掉了。喜欢上一首歌也像喜欢一个人一样,说不清理由,道不明原因,就是自然而然地喜欢。其实,细细想来,真正的原因就在于喜欢某段旋律抑或是契合当时的某种心境。
    最近爱听朴树的歌曲。他唱《送别》现场失控大哭,他说:“谁不是一边不想活了,一边努力活着。“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这是李叔同写的离别歌曲,朴树历经无数次离别之后,也在为自己歌唱,唱出心中无限怅惘,告别年少时光。戳中无数人的泪点。
    盘点这些年喜欢的歌曲数不可数,尽管很多时候哼唱在心里,但是它们曾在灰暗的日子里给我带来慰藉,在迷惘之时带来指引,在宁静之时带来思索。以后的日子,希望能邂逅更多的歌曲。□张海英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