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陵新闻网

冰花绽开腊八来

编辑:崔光宇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8-01-25 08:47 [打印] [ ] 论坛

    北方,腊月冷得纯粹,家家户户的窗棂上,常开满一层美丽精致的冰花,母亲扳着手指数起日子来,念叨着:“快到腊八了,又该给你们熬腊八粥喝了。 ”
    腊八,在冰花绽开的季节来临。印象中这是最寒冷的时节,因为那时候常听大人们说:腊七腊八,冻掉下巴。
    因为冷,窗户内和窗户外是两重天,屋里的热气让人依恋,尤其是透过窗户瞥见屋外房檐下悬挂着根根冰凌,顿时幸福无比,尤其这个时候再吃点什么,那感觉太让人满足了。
    腊月初七,母亲从装粮食的袋子里拿出来黄米、红豆、黑豆、黄豆、花生米等杂粮,忙碌起来,准备腊八节的食材。
    孩子们也有属于自己的活计,大家纷纷自带着刨冰工具,成群结队来到村前结了冰的小河,打下晶莹闪亮的冰块带回家,存放在水盆里,用于次日早上熬粥用。
    这一切都是为了腊八粥,一系列的准备仪式之后,都让腊八这一天在我心里变得不一样起来。
    腊八这天,母亲起得比往常要早,尽量不惊醒还在睡梦中的我,轻手轻脚地熬腊八粥。
    熬腊八粥是件辛苦的事,因为豆类要先煮,然后才能放入其他食料,繁琐得很,需要一样样地下锅,一边烧火一边搅拌,尤其注意不能糊锅。
    慢慢熬,慢慢熬,杂粮在反复搅拌中,慢慢熬透,熬熟。
    鸡叫三遍,天微微亮,腊八粥在铁锅里咕嘟着,灶台四周冒着热气,火炕已被早起的母亲烧热了。
    腊八节到了。炕上的我,总不着急起来,缩在被窝里看窗棂上的冰花,晶莹剔透,千姿百态,如梦如幻,构成一幅幅精美奇异的图案,这个像晶莹剔透的菊花,那个像洁白细腻的云朵……炕的暖,外面的冷,还有鼻子边萦绕着粥香甜的味道,让我特别沉浸在刚睁眼的那一刻。
    母亲仿佛也理解我那一刻的懒,总是有意无意纵容着。记得有一年腊八节,睡得迷迷糊糊的我寻着香味走到厨房,看到母亲正坐在小板凳上,不紧不慢地添着柴,红红的火光照耀下母亲的脸是那么柔和。看到我之后,母亲满眼宠爱地笑着说我是只小馋猫,为了让我回去接着睡,承诺如果粥好了一定叫我起来吃。
    但什么也比不上吃粥的时候。一家人围坐在热炕头上,经过爱心的酝酿,所有香甜之气在揭开锅盖的一刹那迸发,幸福的味道飘散了整个院子,只要一口就能温暖整颗心。
    端着饭碗,喝着香甜可口的腊八粥,冬日阳光明晃晃照在窗棂慢慢融化的冰花上。
    从无知孩童成为父母,轮到自己动手熬腊八粥,却发现看似简单的腊八粥做起来真不简单。几十年吃惯了母亲熬的腊八粥,直到我为我的子女做腊八粥时,才明白为什么母亲做的腊八粥好吃,是因为她把对子女浓浓的爱也一同做了进去。
    腊八粥里藏着深深的眷恋,是父母长久坚持的浓浓的情、浓浓的爱。
    这个季节,空气里尽是粥的香味,锅里的腊八粥在沸腾的水中翻卷着。生活就是如此,有些东西,需要用时间去煨煮,味道才能更绵长、浓郁。温暖的冬阳从窗户透进来,满屋散碎的金黄,阵阵飘香的粥味让家的温情更浓。
□陈树庆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