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陵新闻网

回味冬天

编辑:崔光宇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8-01-25 08:45 [打印] [ ] 论坛

    小时候生活在北方农村,对冬的印象,如同在木板上烫出的烙画,深刻在骨子里,任凭岁月消磨,却一如昨日般清晰。
    华北平原,四季分明,冬天来得总是那么准时。霜降不久,忽地一天早上,院里的水缸表面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花。于是,真正意义上的冬天就来了。
    那时冬天,时常会刮“白毛风”。树上的叶子早已不知飘零何方,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不期而至,残叶漫天飞舞,狂风呼啸着划过电线,留下一串拉着长音的“呜儿——呜儿”声。那霜风,直刮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行走在路上,寒风像刀子一样划过面庞,像鞭子抽打着裸露的肌肤,从领口、从袖筒、从裤腿、从腰摆,穿隙而入,冻透皮肉,冷到骨头。张嘴喘气的工夫,一大口凉风灌进来,能噎死人。
    那时冬天,一定有雪。雪,会在某个夜晚悄然而至。晨起拉开屋门,只见原驰蜡象,惟余莽莽,“开门雪满山,云淡日光寒”。瑞雪兆丰年,农人们喜上眉梢。孩子们更是欢天喜地,滚起了雪球,玩开了雪仗。青壮汉子牵出家里的细狗,踏着厚厚的积雪到地里去抓野兔,转悠一圈总有斩获。雪,会陪伴人们整个冬天。雪化了,也就看到了春水长天。
    那时冬天,只有雾没有霾。雪后无风的日子,村庄偶尔会被浓雾所笼罩。村里村外的树木,挂满雾凇,满眼都是玉树琼花。匆匆行走的人们,头发染成了白的,须眉染成了白的,个个都是“圣诞老人”。吸一口雾,竟觉得冰凉舒爽,沁心沁脾。房檐上垂着冰挂,窗户玻璃上结满冰花,青砖房被装点成了琼楼玉阁。景致,被凝冻成一幅画。
    那时冬天,只有一盆炭火。没有暖气空调电热毯,“龙蛇冻不伸,瘦柏消残翠”。家里没有电视机,街上没有广场舞。
    白天,老头老太太靠着墙根晒太阳,笑眯眯地看着小孩们玩老鹰捉小鸡、撞拐、跳格子;晚上,一家人围着一盆红红的炭火,絮叨那些永远也说不完的陈年往事,剥花生、拧棒子、择棉花……
    没有手机控,没有低头族,没有朋友圈,有的只是浓浓的亲情。
    那时冬天,的确很冷,却有很多暖心的事,生活有滋有味,回味悠长……
□刘明礼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