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陵新闻网

红泥小火炉

编辑:崔光宇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8-01-11 09:13 [打印] [ ] 论坛
    “绿蚁醅新酒,红泥小火炉。”白居易一盏刚刚酿好的新酒,和一个红泥小火炉一起,温暖了一千多年的阅读时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美好意境也醉倒了数不清的冬日晚景。
    每次想起这首很有情致的古诗,我联想到的不是那一盏泛着绿意的新酒,而是无比怀念那个温暖四溢的红泥小火炉。
    我的小学是在乡村学校就读的,乡村里的学生,春夏秋三季都还是比较好过的,因为是土房子,三伏天也没觉得有多热。
    可是冬天万木萧条的日子,凛冽的北风呼啸着袭击木格窗上的塑料布时,教室里就冷得如同冰窖,我们常常握不住笔,眼巴巴地看看走道上的火炉,极度渴盼那里有一捧炙热的火苗燃烧起来。
    我们的老师也冷,他和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可是贫穷的乡村学校根本买不起煤炭,只能让学生们从家里带玉米骨头什么的才能烧起火炉。
    我还记得要烧炉子的时候,老师先拿出备好的红泥,掺进去一些烂棕绳搅拌均匀,仔仔细细地把炉膛内壁抹好。他扎煞着两只泥手,一脸憨笑地往抹好红泥的炉膛里填进一把软草,再填进一些白生生的玉米骨头。
    当那把软草闪亮一丛红彤彤的火苗,我们像是看见了一轮滚烫的大太阳一样一起欢呼着跳了起来。
    那时候家家户户都缺柴烧,那点可怜的玉米骨头也是不抗烧的,老师和我们常四处找能烧的东西。
    为了不让教室里的红泥小火炉熄灭,我们常在家里吃完中午饭,就早早提了空空的草筐去上学,为了到褐色的豆茬地里挖老豆茬。
    一筐筐褐色的老豆茬倒进教室的墙角,一簇簇火苗噼噼啪啪地弹响滚烫的炉壁,日复一日地温暖着我们的教室。
    老师从家里拿了一个黢黑的水壶,放在火炉上,袅袅的热气蒸腾。老师吩咐每个人都从家里带了一只搪瓷茶缸,他把开水依次给我们倒满,我们抱着热乎乎的茶缸,一边喝一边暖手。除此之外,我们还能享受到老师为我们烤的地瓜或者胡萝卜,清甜糯香的味道经常溢满了扎着一道篱笆墙的教室。
    一晃几十年的时光流走了,冬天再回到那所小学校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间间宽敞明亮的大教室,教室里的暖气烧得孩子们根本穿不住棉衣。
    站在宽阔平整的大操场上,听着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我又开始思念那间扎了一道篱笆墙的教室,思念老师亲手点燃的红泥小火炉了。□崔向珍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