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陵新闻网

童年时光

编辑:柴晶晶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2-28 09:55 [打印] [ ] 论坛
    我的童年时光,是不肯好好走路,故意蹦跳在马路牙子上的脚步;是看到道路一旁横放着两三米宽的水泥管就要钻进去,打算如果有一天无家可归可寄居于此的瞎想;是一听小伙伴的呼唤,就翻窗而出的窃喜;是手中翻起的绳花;是晚上一闭眼就会生出好多梦从而哭醒笑醒的难忘……
    我小时候,家门前有一条小河,旁边是过膝高的草丛。我有时喜欢在那附近躺着,嘴里悠闲吹着蒲公英,看它们小伞一样飘远、降落。有时我玩累了,睡到自然醒,会看到二尺多长的小蛇从我的小腿上蜿蜒而去,滑溜溜的,它可能把我的腿当成小山了吧。这时,我的奶奶忙完活计后就会从屋里急匆匆出来寻我,还不停吓唬着:“再不回家,小心长虫钻屁眼,你就没命了。 ”
    午饭时间,房前屋后的人们喜欢端着碗蹲在屋檐底下晒着太阳吃饭,有些邻居就会故意把我给叫出去,装作大惊失色冲我说:“快看你碗底下有什么?”我不知是计,反手一看,粥洒了,我哭了,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下午,我会与小伙伴捉迷藏,玩到最后,都藏到自己家去了,所以家长们最喜欢我们玩这个游戏。
    晚上,奶奶总是背着我进进出出,她的背平而暖,我趴在上面是最舒服的,在那时,我会看到大树上面的猫头鹰。它可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是双目圆睁,发着黄绿颜色的光,一会儿,它以鹰的姿态展翅而去,那是它搜寻到猎物的时候;而有时候,它闭上双眼,就像一尊默立的神祇。它们只是飞鸟草虫,我不懂为什么人们赋予他们那么不好的定义,自己吓自己。蛇和猫头鹰都是以鼠为食的,真是庄稼的好朋友。
    春天布谷叫,夏天蝉声鸣,秋天蛐蛐叫,雪天寒雀惊。童年里四季的画面总是充满生趣的。
    时光匆匆而过,现在我和孩子走在人行道上,看着成堆的落叶,不由心思一动,对他说:我们来比赛吧,两枚树叶的叶柄交叉,看谁的叶柄不断。于是落叶成了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玩具,刹那我们都变成了冬天里两个快乐的孩子。孩子眼睛亮闪闪对我说:“妈妈,我好喜欢你的童年。 ”
    闻听这话,宛若昨日的童年又清晰浮现于自己眼前,隽刻着对那地、那人、那物永远的思念和再也回不去的美好却又单纯的时光……
    □朱睿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